兜售“读书无用论”既误己又害人

时间: 2016-08-27 / 发布者: / 分类:转载分享 / 浏览次数:587 views / 0个评论 发表评论

因为商人马云的一段话,“读书无用论”的话题又被提上了议程。

马云在一次演讲中说:读书像汽车加油一样,加满油你得知道去哪里。装了太多的油就变成油罐车,我看太多的人读了好多的书,两种人不太会成功,一个是不读书的人不太会成功,第二个是读书太多的人也不会成功,所以我们今天主要是吹吹牛,我来就是想告诉大家,别读太多书。

其实,马云这段话的核心意思,并非“读书无用”,而是以一种引人注目的方式劝年轻人不要迷信读书,不要读死书,不要天真地将读书与成功画上等号,有比读书更重要的价值去追求。这种意思,很容易就被人断章取义了,被一些喜欢标签化的人贴上了“读书无用”的标签。社会中本就流行着“读书无用”的撒娇、抱怨和愤懑,而当这种论调从一个公众崇拜的成功人物嘴中说出来时,似乎就更有了说服力,也更有了对知识和读书的反讽意味。

这种对马云意思故意的曲解,断章取义借马云之口浇自己胸中的块垒,兜售“读书无用”的私货,传递错误的价值观,误导年轻人,是很不负责任的。

读书无用吗?当然不是。很简单的常识是,从普遍意义上看,读过书的人肯定比没有读过书的人更能够成功,读书多的人在概率上比读得少的人收入更高;但从个案上看,也有特殊性,即某一个没读过书的人比读过很多书的邻居收入高很多倍,某一个读到博士的人至今还没有找到工作,靠在外打工的父母养着——但这纯粹只是反常情况,公众一定要有对知识和读书的自信,而不能轻易被那些反常的极端个案影响对普遍价值的判断。

不错,中国社会确实算不上一个平等的社会,诸多领域都存在较严重的不公现象,但是,教育是一个矫正器,教育是社会公平的底线,它为这个社会最底层、最弱势的人保留着一个向上流动的通道,以避免贫穷在代际间传递,避免贫富差距固化为一个板结的、无法流通的阶层。是的,社会存在着严重的拼爹、拼关系现象,但这不能成为悲观地传递“读书无用论”的理由。教育的公平,知识改变命运,为冲破拼爹所构建的阶层铁幕保持了一种可能,为底层向上流动打开了一个天窗。

兜售“读书无用论”既误己又害人

不要不负责任地向社会传递“读书无用论”的悲观情绪。很多人看不到无数的年轻人通过读书改变了命运,看到几个读书找不到工作的案例,就悲鸣不已,大呼“读书无用”。这对那些正在读书的年轻人,还有那些价值观尚未形成的孩子,会形成极大的误导。

当下中国兜售“读书无用论”的,主要有三类人,一类是对社会不公充满愤怒的人,他们会把心中的偏见投射到对社会的分析上。“拼爹”现象的存在,确实干扰着社会公平,打压着穷人、无关系的人上升的通道,但总体上“读书”肯定比“不读书”更有竞争力。如果没有高考,穷人拿什么跟官宦子弟拼呢?当然,有了高考,不一定拼得过富二代、官二代,但是,起码比“不读书”更能改变命运。这类批判家往往看不到这种对比,而是习惯借“读书无用”表达对“拼爹”之类的不满。北大人大,不如一个好爸。这显然过于偏激了。

一类是这个社会中的一些失败者,他们的失败,不少方面都源于自身没抓住机会,或者在竞争中被淘汰,他们不从自身找原因,而是习惯性将失败都归咎于社会和体制,认为自己的失败是社会不公和体制弊病造就的。于是,在这种愤懑的情绪下,就有了“读书无用论”。自己读了这么多书,却没有成功,他们看不到,成功需要的远远不只是读书,还有其他。

兜售“读书无用论”既误己又害人

最后一类,是社会中某些成功人物。他们成功了,成为年轻人的偶像,被大众追捧,但这些成功人物,并没有以正面的价值观去影响青年,而常利用自身影响力兜售一些错误的价值观。这些成功人物,往往走的是不同寻常的路,甚至是以反智起家,他们就会放大这种“不同寻常”,强调自己“没有读过多少书”、“没有上过大学”,以此反讽教育之弊或凸显自身的牛×:瞧,那些读了很多书的,还不是替我这个不读书的人打工。以个案作为成功的示范,对年轻人产生了不小的误导。 我觉得,马云演讲中“读书太多的人也不会成功”之类的表述,也很不妥。

不要再渲染“读书无用论”这样的伪问题了,不仅会误导年轻人,更是在贬低知识的价值和读书人的身份。公共知识分子被污名化“公知”,专家成为贬义的“砖家”,读书人被瞧不起,除了跟知识分子自身的退化相关外,也跟“读书无用论”传染下的整个社会对知识的贬低有莫大关系。

转自:曹林 《 中国青年报 》( 2012年11月21日   02 版)

发表评论

您的昵称 *

您的邮箱 * (绝对保密)

您的网站

😉 😐 😡 😈 🙂 😯 🙁 🙄 😛 😳 😮 mrgreen.png 😆 💡 😀 👿 😥 😎 ➡ 😕 ❓ ❗